按月存檔:三月 2006

夏潮青年論壇預告:〈台灣往事〉電影欣賞會──張克輝的一生以及對故鄉台灣的款款深情

文/夏潮

  〈台灣往事〉一片,是大陸北京電影製片廠根據台籍耆老張克輝先生的生平故事,並由張克輝先生親自參與編劇拍攝的一部,反映日據時期和光復之後人民生活的影片。影片以清新淡雅的散文風格,講述了一個台灣家庭的動人傳奇,展現了一幅生動細膩的台灣鄉土生活長卷,演繹了動蕩年代台灣人民盪氣迴腸的親情、友情、愛情、以及對故土,對民族的款款深情。本片編劇張克輝先生,原籍台灣彰化人,1948年由台灣到廈門大學就讀,隨後加入革命,是當前大陸少數台籍政治家,現職:中華全國政協副主席、海峽兩岸關係協會顧問、中國統一促進會會長。 繼續閱讀

參加《宋斐如文集》出版會的我感我思

文/曾健民

  台灣現代史最重要的一位思想家,一生從事抗日復省運動的愛國志士宋斐如先生,自從在二二八事件慘遭綁架沉屍以來,近六十年不但死因如謎,其生平事蹟以及龐大的著述也一直埋沒在歷史的荒湮中。台灣的文化界、學術界雖然偶爾有人談起,但卻僅止於談起,沒有人投入研究。

  在二二八幾乎已成為「國殤日」的今天;二二八紀念公園、紀念館、紀念碑林立,基金會、各式各樣的紀念會、研討會、大遊行喧嚷於市,各種二二八著述充塞書市的今天;在日據皇民化運動期間,不但改姓名還入贅當日本人養子的著名御用士紳,卻成了歷史的受害英雄的今天;所謂「本土化」、「愛台灣」、已成為漫天的唯一的政治口號的今天,宋斐如先生似乎被刻意遺忘了,被遺忘在歷史的角落。

  宋斐如先生的生平事蹟、著述,不但被湮埋於近四十年的「反共戒嚴」年代,也被遺忘在近二十年的「反中國、去中國化」的逆流中。

  然而,歷史不是某黨某派的歷史也不是死的,歷史的正義總是會以千姿萬態重臨人世間,讓被湮埋的活過來,讓被踩在腳下的站起來,讓被堵住的嘴巴大聲說話。

  

  耗費大量心血搜尋宋斐如遺作

  二○○五年十月二十二日的上午,在深圳市的政協大廈,我親臨了這個場面。在宋斐如先生冤死的第五十八個年頭,五卷本的《宋斐如文集》終於出版問世了。這是值得奔走呼告的一件大事。這個會是由「台盟廣東省委」和「廣東省人聯會」主辦,「深圳市台盟」承辦的「紀念台灣光復60週年暨《宋斐如文集》出版發行座談會」。宋斐如文集出版會與台灣光復60周年紀念會一起舉行,倍覺得有意義;同時,文集出版也使得光復60周年的紀念更有豐富的內涵。

  數年來,我因投入台灣光復歷史的研究,得以在歷史資料中與宋斐如先生相遇,深覺得他在那段歷史中的重要性,遂著手收集他的資料存檔。同時,也曾與藍博洲討論過如何出土宋斐如先生資料的問題。記得在那個時候,也拜讀過宋斐如么兒宋亮先生寫的〈台灣人民導報社長宋斐如〉一文(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編的《台灣同胞抗日50年紀實》中所收),也知道宋先生遺族還在努力調查研究,給了我們很大的鼓勵。然而,由於宋斐如一生為抗日復台工作奔波中國大陸各大城市,足跡廣闊,其著述也散處各種報刊雜誌,和各地城市,以我們的條件,要完成蒐集宋先生著述的工作,幾乎不可能。可幸,宋亮先生和夫人粱汝雄女士,以及其他工作人員,在台盟的支持下,組成了調研組,全力投入調查、蒐集、研究宋斐如先生的事蹟、著述。花費了三年的時間,跑遍宋斐如先生走過或工作過的大城市和各圖書館、檔案館,從北京、濟南、南京、武漢、廣州、桂林、重慶最後到了台北,查閱了大量資料,終於出土了宋斐如的大部分著述,共有兩百多篇的文章和著作,大約有兩百多萬字。之後,他們聘請了深圳市社會科學院教授,抗戰文化研究家楊益群先生進行爬梳、勾沉、訂正和編輯,最後完成了這五卷本的《宋斐如文集》。這文集只選編了所有出土著述的一部分,並非全部,如果全數出版,勢必達十冊以上。

  包括宋亮(宋斐如先生的公子)、粱汝雄夫婦的調研組,在短短的兩年的時間內,完成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其精神、其使命感真使人敬佩。沒有高超的理想和奉獻的精神,是很難達成的。今天捧讀《宋斐如文集》,除了又聆聽到宋斐如先生的諄諄之言外,也感受到調研組的滴滴汗水和燃燒的熱情。

  

  中國最傑出的日本問題專家

  宋斐如先生是中國現代史最傑出的「日本問題」研究者、評論者。著述的大半都是有關日本問題的研究評論。他在這工作的巔峰,是抗日戰爭期間,在武漢組織了「戰時日本問題研究會」,並創辦了《戰時日本》月刊(1938.8.1-1942.1.15),從政治經濟、文化和國際關係的多元角度分析、揭發、評論了侵略戰爭時期的日本,對中國的抗日戰爭有極大的貢獻。除此之外,他還出版了有關日本問題的專著16本,譯著8本。

  從19世紀末開始,早熟的日本帝國主義,加入了西方列強瓜分中國的行列,1895年的甲午戰爭起,一直到日本戰敗的1945年,50年間,日本帝國主義強奪了台灣、控制東北,在中國領土奪取利權,乃至全面侵略中國,是中國現代史中的最大最可恨的侵略者。宋斐如出生並生長在全中國受日本帝國主義直接壓迫最深的殖民地台灣,因此反抗日本帝國主義成了他生命的原點。宋斐如1923年赴北京大學就讀後,在日本逐步侵略中國的歷史中,抗日成了全中國共同的使命,也成了宋斐如一生的天命;針對中國的最大的侵略者日本,如何使全中國人民認識它掌握它的本質,自然成了宋斐如一生的工作。他站在中國抗日戰爭文化戰線的前鋒,發揮了他抗日的使命。

  1942年宋斐如在重慶與參加抗戰的台灣各團體領導人李友邦、謝南光等人,共同組織了「台灣革命同盟會」,任常委兼執委,「保衛祖國光復台灣」是共同目標。宋斐如又戰在台灣「光復運動」的前鋒。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台灣脫離日本殖民統治復歸祖國。宋斐如在當年10月5日,隨長官公署的「前進指揮所」抵達台灣,投入建設台灣的工作,任長官公署教育處副處長,並創辦《人民導報》,致力於台灣的文化、教育的重建工作,直至二二八事件冤死為止。

  我們可以數句話來總括宋斐如的一生,那就是:「反抗日帝、保衛祖國、光復台灣、建設台灣」。

  宋斐如的感情和思想,是在多難的中國,台灣現代史中鍛鍊出來的,他的文集的出版,復現了他的精神面貌,成為後來者學習的珍貴精神資產;也有力的斥退了近年來台灣漫大的謊言。

  二○○五年十一月四日完稿◎


本文原分類:[中國革命史][楊逵百年誕辰紀念專輯][紀念二二八、紀念宋斐如]

「反廢統、反分裂、救台灣」────聲討陳水扁」聲明

文/共同聲明

  陳水扁日前操弄的「終統」鬧劇(終止國統會運作、終止國統綱領適用),標誌著他向分裂祖國的方向又跨出危險的一步。此項行為對於包括台灣人民在內的中國人民,是一極其惡意的挑釁與破壞,嚴重損害了中華民族的利益。 繼續閱讀